• 一座山 一个人 29年守望风云的故事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12-16 17:39 | 作者:admin | 来源:未知 | 浏览:1200 次
  • 中国天气网讯 在离北京城区100多公里的延庆西北部,矗立着一座高山——佛爷顶。它海拔1224.7米,是北京有人值守的最高气象观测站,而在这值守时间最长的人就是韩文兴,他从21岁开始在佛爷顶观测,一守就是29年。

    肩负使命 守望首都的“西北大门”

    刚进入12月,京城还是初冬时节,佛爷顶早已经天寒地冻了。11月下的两场雪还没有化完,上山的路两边都是积雪,接近中午,佛爷顶的气温也只有-10℃。

      

    佛爷顶气象站,这是气象观测员韩文兴的第二个“家”。(摄影:王晓)

    山顶观测站的小屋里却很暖和,韩文兴向我们展示他不久前刚刚获得的荣誉——“2020年全国先进工作者”。“在人民大会堂领的奖,这个奖不是我一个人的,是鼓励我们气象工作者的。”韩文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。

    领完奖的第二天韩文兴就回到了佛爷顶,又开始了日常的值守。佛爷顶气象站一共有两名观测员,一人一周班,韩文兴多离开一天,另一位同事就要多呆一天。

    佛爷顶气象站位于北京的西北上游地段,通常它是冷空气来时北京率先受到影响的站点。佛爷顶的实时气象数据对北京的临近天气预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    “观测数据准确,预报才准确。这就是北京的西北大门,刮大风、下雪、冰雹一出现,我就赶紧报告,给下边发预报、预警做提示。”

      

    韩文兴在工作站核对数据。(摄影:王晓)

    观测是气象工作的基础,也是韩文兴的首要工作。冬天下雪,每三小时进行加密观测,把雪深、降雪量、天气现象上传到市局,有时候整夜都不能睡好觉。

    在汛期天气更为复杂多变,02、08、14、20四个时次的定点观测是头等大事,超过3分钟就是迟报。

    佛爷顶夏天多强雷暴,下雨观测时为了避免雷击,不能打伞,韩文兴都是穿着雨衣往外跑,袖筒里藏着纸,逐一记录各要素数据。

    让韩文兴记忆深刻的是1993年的一个雷雨天,屋外电闪雷鸣,观测时间到了,韩文兴一头冲进雨中。

    “咔”,一道闪电直劈中他身边三米外的百叶箱,一股焦糊味扑鼻而来。尽管吓了一跳,韩文兴并没有转身跑回屋,而是定了定神,继续观测记录。“我跑了,气象台数据就缺了。”

    29年里,韩文兴没有一次缺测,观测的时间点已经变成了他的生物钟,“很多时候还没到点自己就醒了,在家也是,听见打雷下雨就想往外跑,习惯了。”

      

       泛黄的台站档案里,记载了当时延庆的自然地理环境。

    提到自己的工作,韩文兴有些兴奋:“专家说了,北京市很多气象站周围环境都变了,佛爷顶从建站到现在周围环境都没变,资料保存完整,对气候研究很有意义。”

    以站为家 千米之巅上的坚守

    1992年刚刚21岁的韩文兴来到佛爷顶气象站,那时气象站工作条件非常艰苦,上山的路还没修好,韩文兴每次都是从家骑车到山下,把车寄放到村民家里,然后,再爬三个小时左右的山,从家出门到气象站半天时间就过去了。因为路太难走,那时每半个月才换岗一次。

    “当时气象站只有三间破瓦房,冬天透风,夏天漏雨,所有用水存放在四个大水缸里,一定要盖好盖儿,要不会有小虫子、老鼠掉进去。”就是这样的环境,一个人一呆就是半个月。

    有一次,韩文兴听到“咚……咚……”的敲门声音,他还纳闷是谁突然来了,开门一看原来是一只老鼠在拱门,“跟人敲门的声音一样”。

    现在,韩文兴的“山顶小屋”经过扩建,工作间、客厅、厨房、卧室、卫生间全都配齐,还修建了水窖、地暖,双层的塑钢窗户、防盗门。用韩文兴的话说就是“跟以前比可以说是天壤之别,再也不怕老鼠拱门了”。

    生活环境改善了,不变的是佛爷顶恶劣的气候和一个人守站的孤独。

    佛爷顶观测站冬季最低温曾达-33.2℃,常年多大风。如果下雪,车就无法上山。2012年,延庆遭遇罕见大暴雪,正好赶上韩文兴值班。积雪封山,粮食有限,他把米饭改为稀粥,三顿饭改成两顿,一值就是40多天。

    “每次上山先吃青菜,青菜爱坏。然后是土豆、葱头、大白菜,放的时间长。”多年的经验告诉韩文兴,冬天要随时做好封山的准备。

      

    山上生活用水要从山下用水车拉来,韩文兴和同事正在从水车接水。(摄影:王晓)

    佛爷顶夏天比市区凉爽,但山顶很潮湿。“有时候雾能钻进屋子,在屋里就能看见漂着一层雾气。”寒冷和潮湿,让韩文兴落下了膝盖疼的老毛病。

    在千米之巅的山顶,韩文兴守了29个这样的春夏秋冬。与韩文兴搭档的观测员换了有7、8位,只有他坚持了下来。

    一周下山一次的韩文兴,很难照顾家里。让他爱人耿翠芹记忆深刻的是孩子还不到一岁时一次发高烧,给韩文兴打电话却不能回来,她只好自己一个人带孩子去急诊,又是输液又是打针,“当时心里着急有些埋怨他,但过去也就忘了,明白他是为了工作。”工作以来,韩文兴几乎没有因为家里请过假,有什么事都是等到下山再说。

    29年来,有一半的春节韩文兴都是一个人在山上过的,“在山上也一样,自己贴春联、包饺子,除夕晚上8点,发报完正好开始看春节晚会”。

    不忘初心 用平凡书写不凡

    2020年4月1日,我国地面气象观测迈入全面自动化时代,取消了人工定时观测和定时发报,佛爷顶的观测场上多了一些韩文兴以前从未见过的气象设备。

    现在他不用惦记着卡点进行观测和发报了,观测薄、自记纸、电报机、人工编报……这些韩文兴打了一辈子交道的“老伙计”退出了历史舞台。

      

       韩文兴在佛爷顶气象站观测场测量雪深。(摄影:王晓)

    现在还有个别项目如雨凇、雾凇、积雪等,需要人工观测订正。韩文兴相信随着新型观测设备的更加完善,不久以后这些项目也将完全实现自动观测。

    “这是好事,气象观测更加全面、及时了,身边的亲朋好友都说现在天气预报真准。我们精神压力也小了,但有更多东西要学习,像设备的维护、有故障要能排查,还要会传输……”

    虽然工作岗位一直未变,但多年来,韩文兴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。他利用业余时间完成了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在职大气科学课程,拿到本科学历。

    近几年,延庆迎来冬奥申办、世园会等多项重大活动,他主动参与气象保障任务,尽自己的一份力。

    对于自己未来的工作,韩文兴很坦然,“听局里安排,只要站里还需要我,干到干不动为止吧。”

    韩文兴现在是延庆气象局的“名人”,但他还是喜欢守在山上,“在山上比较自在,去做过一次报告,紧张的腿直哆嗦”。佛爷顶的工作磨炼了他内向沉稳的性格,这性格也成就了他的坚守。

    佛爷顶上,积雪和北风中,韩文兴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设备维护工作……


  • 相关内容